您当前的位置: 广州文化产业网>产业对接> > 正文

艺术鉴赏 ‖ 源自广东的写意油画很中国

分享到:

“写意油画”这个概念最先是由广东画家罗工柳提出,如今更在广东得到发扬,写意油画是油画中国化的一种延续百年的试验,也是艺术民族化的当代性呈现。

近代史上,油画从西方传来,经由广东进入国内。经过几代艺术家的研究与创造,在表达的当代性和本土性两个方向不断产生着新的探索,一些大的画派代表着主流的价值取向,比如已经有十多年历史的写实画派,相应的,中国油画在传承中国传统精神的写意方面,也逐渐形成一定的风貌和气象,特别是近年来,“写意油画”的提法在策展中较为多见,也渐渐成为一种新的学术现象,一种学派似的趋向。

2016年10月29日,写意之河•广东省写意油画学会成立暨首届学会展在广东省江门市东仓里美术馆正式开幕。此次展览由广东省写意油画学会首任会长杨尧总策划,展出了44位画家的93件油画作品,同时再度展开了关于中国写意油画的讨论。

    “写意之河——广东省写意油画学会成立暨首届学会展”剪彩仪式

据介绍,广东省写意油画学会是迄今为止国内明确提出“写意油画”概念的写意油画学术团体。“写意油画”这个概念最先是由广东画家罗工柳提出,如今更在广东得到发扬。

既有写实的基础,也有写意的追求

一些明明看起来就是很具象的风景、肖像作品,也被称作“写意油画”呢?写意油画跟印象派、表现主义、抽象画……的区别在哪里呢?

其实,“写意”这一概念首先是中国画或者中国美学中独有的。杨尧介绍说,写意油画有别于表现主义、抽象主义等风格流派。它是一种文化形态,反映的是写意精神。“写实油画同样可以体现写意精神。而我们现阶段主要是追求写生的写意,通过写生来追求写意精神。”在杨尧看来,徐悲鸿某些作品也可以算写意油画,林风眠的作品也可以纳入其中,不同的只是,前者是杜甫式的托物言志,把国难家仇的情怀寄托在油画当中,而后者则是李白式的,浪漫的,非常强调自我的。

而在戴士和看来,一般写意和写实形态的分野,有四个要点,第一是写其大意;第二是写其笔意,这点非常重要;第三是写其意象,齐白石“似与不似之间”这种变形的组合也是属于意象;第四是写其意气,强调艺术家的主观精神状态。这四点不限于国画、油画、雕塑,而是泛绘画、泛雕塑,只要以这四点为基本特点,就属于写意形态。其中核心是两点:第一,以笔直写胸臆,在写意形态里面是轴心;第二,写其意向,形象的塑造、观念是基本骨架。狭义上则指写意画,尤以文人写意山水为典型,属于绘画类型。

写意不是不讲究造型

在展览开幕当日举行的座谈会上,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央美术学院造型艺术学院原院长戴士和认为,从学会首展作品表现来说,“大部分既有一定的写实的基础,也有一定的写意的追求,这是我们一个真实的状态。我很喜欢的一点是,画面上确实都有精气神。”

他说,现在美术界有种不好的状态,一些画家明明是结构、色彩、造型不过关,潦潦草草、似像非像,甚至乱甩乱画,却顶着“写意”的名号,拉低了外界对写意油画的评价。“不老装老,不傻装傻,不疯装疯,没喝酒装喝酒了。这种东西讨厌极了,这种不是写意,是写意最反感的东西。”

《中国油画》主编王琨也认为,目前国内画写意的画家基数很大,但是这并不代表着整体水平够高,因为“写意也是要有写实的功底支撑的,而且它背后的东西,画以外的东西,其实更强大,它背后支撑的是文化。”戴士和总结说,“狭义讲,写意可以特指某些技法风貌,但是广义理解,写意更是一种追求,一种精神境界的指向。这种追求,在作画时更重视立意,更重视“意”的质量品格;在平时更在意人格品质的养成,明心见性的修炼。”

与西方表现主义、抽象画的根本区别是文化置换

 西方的诗歌与油画也要提“意象”的,那么与中国写意的“意”究竟有什么区别呢?评论家认为,西方的“意”是在主客观分离的关系中,不断的追求对象的真实性。而中国人的意,是不断的追求心象的表达,二者有本质的不同,同时,中国绘画当中的“意”中包括“意趣”,它本身是形式语言自身的独立性,这个东西在西方是印象派之后才出现的。

所以说到底,是观察世界的方式以及绘画的文化目的不同。《美术》杂志执行主编尚辉曾在今年上半年一次同样关系中国写意油画的学术讨论中提出:“所以意象油画的问题和价值,就在于能够把油画的语言和中国绘画的语言、文化进行置换,进行再造。我觉得这就是中国油画最可贵的地方,当然到目前为止,我觉得解决好这个问题的画家,并不多。”

以写生为核心的写意油画创作模式

写意油画脱不开中国文人画的精神线索,但创作者们却希望它可以避免文人画的一些缺陷。吴杨波表示,中国的写意传统中最重要也是最为人诟病的特征——陈陈相因,在写意油画中,通过写生这一方式得到了根治。

他说,写意虽然意味着对内心世界的兴趣大过外部世界,但仍然需要一个让文化系统中各成员都能辨识和理解的标识。封建王朝时代士大夫所推崇的道德价值体系和相关的陈旧母题,显然不再适合当下;写意油画通过现场写生的方式,创造性地解决了这个问题。面对当下鲜活的场景“借物咏志”,现场写生意味着作者每次创作都是全新的构建意识世界的开始。

值得一提的是,和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出现的“油画民族化”运动时的社会基础不同,由于当代国民素质的普遍提高,写意绘画的审美方式开始为大众所接受,写意油画的欣赏基础正在逐渐夯实。广东省写意油画学会理事黄伟哲表示,当下视觉艺术的专业化倾向越发明显,这为文化的共享性制造了障碍。特别是写实油画和当代艺术,前者需要极好的专业训练;后者则需要动辄十多人的制作团队来完成一件作品。完成作品的门槛是如此之高,以至于公众无法参与进来,享受艺术创作过程带来的乐趣。写意油画提倡“无法之法”,对技术的要求不高,便于更多受过一定教育的社会成员参与;久而久之,必成为文化交流、休闲审美的绝佳方式。事实上,以写生活动为核心的写意油画创作模式,在当下如火如荼;给作画者带来的,除了创造的快乐,更有多重的文化共享收获。将艺术拉回到普罗大众能共同参与、共同享用的程度,这是对上个时代“高”艺术潮流的反拨,也是上个世纪艺术家们的夙愿。

知多D:写意油画已历百年

百年来油画民族化的过程,也是写意油画的发展历程

写意油画并非新概念,其发展历程早已过百年,广州美院副教授吴杨波介绍说,从二十世纪初到1937年之前的这段时期,关于将西洋油画进行中国式改造的呼声一直没有断过。一方面,古典的西洋油画密集地承载着西方式的生活方式、价值观和历史文化积淀,这让中国的油画家和观众一时间难以消化,就像西方的大餐来到中国,必然要做适应本土居民口味的改良;另一方面,现代派的西方油画所透露出的现代性要素:自由、自我表现、抽象性等让部分中国油画家看到了西洋油画和中国写意绘画的共性,认为存在改造的可能性。在这个时期,徐悲鸿对历史题材西方油画的本土化改造(如《田横五百士》)、庞薰琹、赵兽等人在油画中对西方现代派手法的吸收,林风眠对于中西写意性绘画的合二为一等是其佼佼者。在这个阶段,虽然没有明确地提出“写意油画”的概念,但绵延千年的写意传统却成了当时中国油画家们的精神根基。

1949年后的“油画民族化”呼声再次高涨。国家在寻找自己的文化表征。“这个表征必然包括了本民族历史上的一切优秀传统,同时也承认在民族共同体建构过程中新加入的一切积极因素。”在那段时间的美术运动中,写意油画并不是主角,画家们主要尝试的是将工笔线描的方法应用到西画中。于是,50年代初,从国家造型艺术的最高学府——中央美术学院开始,进行了一场用中国画的线描方法进行油画造型的尝试。很快这场“油画民族化”的浪潮席卷全国。到60年代,写意油画才逐渐出现,并在改革开放之后被重新激活,朱乃正、罗工柳、詹建俊等一批艺术家再次创造了写意油画的辉煌。

中央美院教授戴士和介绍:“‘写意油画’这个概念,最先也是罗工柳先生提出来。早在1960年前,罗工柳先生强调艺术品格要高,他指出一部分欧洲的洋油画也难免于‘繁’、‘满’、‘实’、‘抠’、‘腻’、‘死’、‘板’的弊病。他觉得油画光讲写实还不够,还要讲写意。他说写意油画是一种创造。他大力主张写意油画,主张油画大写意。他说,一手要深入研究西方近现代油画传统,牢牢把握油画特性;一手要深入研究中国绘画传统,牢牢把握写意精神。”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刘骁纯曾称,罗工柳在中国油画民族化中的尝试,并非单纯的在外部形式上探索,而是回到了语言本体当中,对精神的一种吸收和把握。这是油画中国化在写意问题上的一种突破。

大约与罗工柳同时或稍晚,油画《开国大典》的作者、著名油画家董希文在《从中国绘画的表现方法谈到中国油画风》一文中也明确指出:“油画中国风从绘画风格方面讲,应该是我们油画家的最高目标。要使我们的油画赶上世界先进水平,在世界艺术舞台上发出光辉,绝不是仅仅把我们油画画得跟西洋的油画一模一样。即使将来我们的油画形式、技法能够达到欧洲一样的水平,我们也不能以此为满足。我们有我们民族自己的艺术优良传统的继承和发展。中国画家应该有中国画家的气质,自己对生活的想法、看法和表现法。”由此可见,老一辈油画家也早已意识到“油画中国风”的必要性与重要性。意象写意油画的出现,在艺术语言、表达样式逐渐模糊的今天,是必然的发展趋势。

采写:记者 冯钰

摄影:黄伟哲

编辑:棹歌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