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广州文化产业网>产业对接> > 正文

视野视角 ‖ 民营美术馆进入艺术+时代

分享到:

第四届民营美术馆发展论坛嘉宾合影

        2016年11月8日至9日,第四届民营美术馆发展论坛在上海二十一世纪民生美术馆成功举办。本届论坛以“中国民营美术馆的学术定位与公共教育”为主题,分别从三个单元议题“民营美术馆学术定位的多元化、差异化”,“民营美术馆的学术研究与收藏”及“民营美术馆的公共教育和社会责任”延伸展开,每个单元由主题演讲和圆桌讨论组成。

      中国民营美术馆发展至今,呈现集群式增长,美术馆时代的到来也印证了一个时代文化艺术的发展与繁荣。在美术馆职能上,越来越多的民营美术馆把观众放在了核心位置,在对公众教育的普及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并上升到美术馆发展战略的高度上。

1民营美术馆学术定位的多元化、差异化

——迈向更多未知领域 

        论坛的第一单元围绕“民营美术馆学术定位的多元化、差异化”展开,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王璜生在谈及该问题的现状时表示:“无论是民营美术馆还是公立美术馆,都面临学术定位多元化和差异化的问题,这是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虽然很多美术馆为此做出了诸多努力,但从总体上讲,美术馆之间的相似性依然非常大。相较于欧美的美术馆,中国的民营美术馆也有它突出的优势和人性化的特点。很多民营美术馆背后的支持来自于非常有经济实力的收藏家和投资者,他们的收藏个性鲜明,这样可以使得民营美术馆内的收藏、学术研究和展览推动等方面产生更有效、更个性化的差异。”

        今年恰逢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成立50周年,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馆长许杰表示:“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新的视野关联三个层面:一是探索亚洲艺术与全球的关联;二是探索古代的亚洲艺术和当代的亚洲艺术产生关联;三是艺术无论是当代还是古代都该有它的生命力。我们对观众承诺是‘唤醒过去,启迪未来’。学术定位也是基于我们博物馆对观众的承诺,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对亚洲各个文化深层的研究和阐述;二是在全球背景下探索亚洲艺术的学术地位和学术关联性。在博物馆藏品上,一是对短期展览永久性的总结;二是对本馆的馆藏进行研究与发表;三是博物馆的影响与使命应该超越博物馆本身。”

        而今日美术馆则通过建造“今日未来馆”来吸引公众的视线。“今日美术馆在艺术家个展的花费高到500万以上,但我们发现年轻一代的观者,对展览参观时间不超过20分钟,让群众怎么走进美术馆是个问题。”今日美术馆馆长高鹏更畅谈了今日美术馆未来五至十年发展规划,“第一个是实体展览,第二个是虚拟展览,第三个是呈现跟观众的互动关系,给公众更好的体验感。让大众愿意走进今日美术馆,才是我们根本的目的。”

        法国乔治·蓬皮杜国家艺术中心文化发展部负责人Kathryne Weir更是强调美术馆在定位上要有自己的特征,她说道:“现在美术馆的发展给我们提出了更大的挑战,艺术无形将工程学、社会学、艺术学、生物学、科技等很多学科进行了糅合,同时也反映了社会的矛盾与争斗等现象,我们在静下心来去挖掘历史的同时,也要更好地展望未来。”

        在该单元圆桌讨论环节,宝龙美术馆馆长王纯杰认为民营美术馆在学术上缺少独特性源于对美术馆的研究薄弱,“无论是构建美术馆的文化价值、发展创意空间还是通过展览教育实现艺术普及,这些全部要建立在学术的基础上。”昊美术馆在学术定位上十分独特,馆长尹在甲介绍道:“昊美术馆是酒店和美术馆合起来做的综合体,我们的概念是,美术馆是一个展厅,我们的艺术酒店是美术馆的仓库。一般大众不能进去看美术馆的仓库,而我们的酒店却变成一个仓库,这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

2民营美术馆的学术研究与收藏

——“艺术+”概念迸发 

        论坛的第二单元围绕“民营美术馆的学术研究与收藏”展开。舍曼艺术基金会总裁、英国泰特美术馆亚太藏品购置委员会联合主席Gene Sherman提出了“艺术+”的概念,她说道:”我们的概念、时尚、设计等等因素都要融合一起,所有视觉创意的实践都是在大的范围之内。我们也希望能够实现不同美术馆之间的通力合作,产生更好的“聚集效应”,而不是相互之间的竞争性。”

        英国萨奇美术馆则致力于在深耕学术的基础上把“艺术家”的视角转向“观众”的视角。包括通过科技手段来吸引公众。英国萨奇美术馆馆长Nigel Hurst表示:“观众在整个美术馆的氛围中是最重要的角色,在过去几年,我们积极了解当下的艺术态势,推陈出新,通过IT的技术,艺术展示呈现得更为宏大,也可以让当下的人们更愿意参与进来。” 

        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美国托莱多艺术博物馆可谓历史悠久,其在公众教育上发展的十分全面,美国托莱多艺术博物馆馆长Brian Kennedy介绍道:“我们最关注的是教育,比如进行了‘校园计划’、社区艺术教育活动、当代艺术家驻地项目、公司员工的视觉培训以及等等艺术拓展项目。”

        余德耀美术馆副总监Justine Alexandria说道:“在余德耀先生看来,美术馆的机制很重要,他希望可以建立起一种机制使美术馆与藏家联合起来。而在机制中最关键和基础的,便来自于学术研究,如果美术馆所有举动都有深厚的学术研究作为支持,有过的行为都真正体现了美术馆的公益性,藏品就能在最广大的层面上能发挥社会效应,服务公众,一起推动艺术收藏的健康发展。”

        对于当下美术馆发展的现状,中国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副院长孔令伟则总结道:“在今天这个时代,美术馆所面临的语境已经与19、20世纪出现了巨大差异。我们的图像制作技术发生了历史性的变化。现代出版印刷术、电影、电视、再到今天的数码合成影像,甚至基因变异生物——所谓的生物艺术等等,这直接导致了我们的文化感官、历史感官、对现实世界的感知方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在这个前提下,美术、艺术或美术馆存在的前提和意义就特别值得关注,也不断引发各种争议。”

        在该单元圆桌讨论环节,四方美术馆馆长陆寻希望自己的收藏家及美术馆管理者的角色能够更好的结合起来,以凸显美术馆的独特性;广东时代美术馆作为“研究的产物”,馆长赵趄表示:“我们从地产华丽转身,慢慢独立成一个学术独立的公众型美术馆”。近些年,民营美术馆都在向“品牌化”发展,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馆长翁云鹏则认为美术馆只是生产的产物,如何形成自己的知识场,如何进行学术定位和学术构架,我们会持续不断地思考下去。


3民营美术馆的公共教育和社会责任

——推陈出新、寻求跨界 

        论坛的第三单元围绕“民营美术馆的公共教育和社会责任”展开。对于什么是公共教育,银川当代美术馆执行总监谢素贞表示,对外,要面向观众进行展览的教育、活动的教育,例如,“银川双年展”、“动漫双年展”以及“娃娃外传”“老照片·寻根”“中国制造”等;对内,要进行对赞助人的教育,告诉他们我们所做出的成绩和努力和对馆员的教育,让他们去爱美术馆,关心他们的成长。

        东京都现代美术馆艺术总监长谷川祐子则认为,我们都是在一个充满危机、焦虑的时代,对于美术馆公共教育的建设,我们希望艺术家与社会上各行各业的人员都能汇聚一堂,只有合作才能推陈出新、获取灵感。我们在实践中推出了很多跨界的展览、活动,它们都会与与音乐、感官等各领域进行有机结合;同时,我们也重视创意的构思与日本当地的传统历史、宗教等因素产生联系。

        龙美术馆学术研究员认为民营美术馆开展公众教育必然也面对许多质疑和挑战。想要克服这些困难,她认为必须要具备两个条件:首先,建立不亚于公立美术馆的公众形象,是顺利推行教育职能的必要条件。第二,美术馆公共教育的概念日新月异,相应的,对从业人员的素质不断有新的要求。民营美术馆事业仍处在发展初期,但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的美术馆职能中,公共教育将会越来越重要。

        在论坛的尾声阶段,泰和泰律师事务创始人、当代艺术收藏家程守太阐述了对于中国民营美术馆的法律地位及发展的再思考,他说道,一个美术馆的法律定位是否完备,是值得思考的。中国的现状是先有法律后有规章,在2012年的“十八大”正式提出了“文化建设”;2013年文化艺术产业快速发展,200亿国家艺术项目成立;2015年《博物馆条例》、《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草案)出台,2016年有可能将正式出台,国家政策提出,到2020年要将文化艺术产业成为支柱性产业。目前,民营美术馆的身份特征与制度缺位是理想与现实的距离。包括,法律主体地位模糊不清和缺乏完整、配套的运营制度。民营美术馆法律制度的完善需要美术馆人积极参与、积极提案。

        他提到,国外美术馆的制度保证和启示,其一,捐助或赞助“同额免税”政策支持;其二,国家的支持与社会基金的完善;其三,自身极强的透明性和社会公信力。并且,知识产权体系、学术价值体系、规范化运作具有体制保障。

        而对于民营美术馆发展的法治思考,他认为,一,要进行税法改革;二,启动和完善文化产业的立法;三,加快《文物保护法》等法律的建设。

        在圆桌讨论环节,北京尤伦斯CEO薛梅和银川当代美术馆执行总监谢素贞都是站在城市的角度探讨美术馆与公众的关系,她们认为,一个美术馆可以带动整个城市的脉搏,通过更多的活动使美术馆和公众连接得更加紧密,让城市更加活跃,来带动整个城市的文化进程。相较于国内的美术馆,东京都现代美术馆在公众教育上更为系统,其组建的专业教育团队通过一系列的跨界合作拉近了和公众的距离。东京都现代美术馆艺术总监长谷川祐子也十分肯定美术馆在城市与公众之间发挥的重要作用,以“中介者”来形容它所发挥的职能。

来源:99艺术网

作者:大大

编辑:棹歌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