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行业动态>产业风采> > 正文

创020|久邦朱志:走出200步生活圈,在广州影响世界

分享到:

blob.png

▲点击进入【视频】

blob.png

我叫朱志,出生于77年。

和那年中国出生的1700万人口一样,我们都经历了从一个几微米的细胞体,通过奋斗赢得和另外一个细胞结合的过程。

爸是乡邮员,通过努力当上了县邮电局长。妈是敬老院职工,通过夜校自学一步步变成全国劳模。那个时候没有游乐场和麦当劳,爸爸妈妈在昏黄灯光写稿子和复习功课的场景占据了我童年的大部分记忆。

blob.png

名是人最早的座右铭,每次被叫一次,就是一次提醒。因为名字,我从小接触很多关于『志』方面的成语。『有志者事竟成』『志存高远』『有志者立长志,无志者常立志』。

原来父母给我取名智,后来改成了志。发音一样,意思不同。智是遗传,志在传承。我更喜欢后者。我希望我得到不是遗产,而是可以通过努力得到的东西。

世界大多数伟人是通过文化影响他人,而不是自己的DNA。

我那个年代出生的人至少经历两次奋斗:一次是出生,一次是高考。

出生那次的奋斗过程最艰辛,和数亿个同胞竞争,经历重重关卡,最后变成了那年一千七百万人口的一员。如果坚持到18年后的高考,竞争对手就变成了两百万人。如果把大学入学当成标志,入学只有一百万了。从数亿到百万,竞争剧烈程度降低了数百倍。从这个意义,难度是越来越低的。

我和那年大多数考生一样,被分配到了一份工作。江西九江邮电局。

blob.png

那几年正好是电信行业最火的时候,每年的收入大概有四五万,在当地算是非常高的收入了。压力不大,每天的生活很悠闲,很多人都很羡慕。

公司离宿舍很近,每天下班我都数着自步数,走完两百步,我就到家了。走了一年。我突然对自己说,为什么不多走一步? 

这个念头一起,就再也赶不走了。

我做了一个决定,辞职去国外读书。1999年中美关于WTO的关键谈判成功了。我觉得一个时代就要来临,中国一定会融入整个世界大家庭,我必须提前准备。

英文是第一关。新东方的托福1800难词,一个都不认识。每天背单词背到吐的时候就想:要回到舒适的生活,每天走那熟悉的两百步吗?

不过,自己选择的路,一定要走下去。

blob.png

真正下决心后,事情反而容易了。我请假到北京新东方参加培训,第一堂是俞敏洪讲授的,他给我们分享了很多年青人奋斗的故事。

受到这些鼓励,我从原来每天几个小时学习,到只花6个小时睡觉,剩余的18个小时全部用来攻克单词。

两个星期之后,奇迹发生了。一天下午,原来全部都陌生的单词,好像全都熟悉了。我能背出所有的1800个单词了!

我知道,努力有回报了。

blob.png

『志』下面的心是决心。决心最难,其他都是小事。之后的路没有变得更容易。单位辞职,申请学校,每件事情都是拦路虎。当遇到困难时,想想背单词这件事情,我就能继续走下去。

2001年五月,我收到一封来自英国的信。我很紧张,生怕是一封拒绝信。犹豫了十分钟,最后打开了它:

Dear Mr ZHU, I am pleased to offer you a place……

这是一个英国排名前十名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我高兴的快要晕过去了。

我把录取通知书锁到柜子里面,绕着小城跑了一圈。我想向每一个人都分享这个消息。

blob.png

2001年10月的一天,我乘坐英国航空抵达希斯罗国际机场,开始了我的留学生活。那是我第一次乘坐那么大的飞机,也是第一次离开家那么远。

为了每天不用走两百步,这次得多飞一会儿。

2017年在国外度假,我无意碰到了俞敏洪老师。他不认识我,我还是上去和他打招呼了,我谢谢了他当年在新东方给我上过的那堂课。

blob.png

回北京加入外企

经历了英国短暂而漫长的留学生活后,我在2003年回国了。

那个时候,海外留学生能够落户北京,我也自然成了新北京人。

03年正好是外企最热门的时候。我加入了了一家法国公司,年薪20万。那时候上地没有通地铁,房价2千块左右,我每年的收入大概能购买一百平米的房子。

父母看上了一套北二环附近的房子,地段很好,价格是每平方米8千元,他们可以帮助我支付首付。

blob.png

我犹豫了半天,最后没有买。我不想变成每天两百步那个状态。

2006年的时候,朋友介绍了我一个上海飞利浦市场经理的职位,我毫不犹豫答应了,我想去更多的地方看看。

12月的最后一天,我收拾好全部行李,落地虹桥机场。那年,我成了飞利浦当时最年轻的市场经理。

如果在北京买了那套房子,我想我不一定能那么快做那个决定。

2008年的时候,另外一个机会来临了,有个美国上市公司要组建移动互联网业务,需要找一个CEO,职位在北京。

我毫不犹豫答应了。我能从江西飞到英国,能从北京到上海。当然也能从上海再回去。

创业

如果把2008年当成我的创业元年,今年是第九年了。我工作18年,创业时间正好是我职业年纪的一半。

似乎大部分能够留下来的记忆都是发生在创业段。从时间分配来说,甜在里面的比例最少,但是却最强烈。大部分的记忆都是其他味道。

创业也许不能延长一个人的生命,但是可以延长记忆。创业也不能让吃到更多的甜,但是可以尝到更多的滋味。

第一次创业时候最难,只有一个人。英国文凭,北京户口,过去的世界五百强经理似乎不会带来更多的机会。

blob.png

有一天朋友给我一个线索:微软正在招标一个移动互联网项目,不过可能性很低,微软对入围的企业有很高的资质要求,同时竞标的还有东软这样当时已经非常成熟的企业。

我知道。但是我还是想试试。

竞标那天,我只对微软项目负责人说了一句:你们要的东西,我三天后给你一个demo。

那个负责人很吃惊,其他企业至少要一个月。不过他愿意给我们这个机会。

接下来的三天,我调动了我所有的能量和资源。两个星期背1800个单词和三天做demo是同一件事情。专注起来,人的能量真是大的不得了。

三天后,我如期交出了项目原型。

微软很吃惊。他们多提了一个要求:你们有用户体验工程师吗?我们明天立即面试下。

我说有。

回到公司后,我立即启动了招聘。凌晨三点的时候,我结束了面试回到宿舍,还有5个小时,我就要去微软面试了。

blob.png

不过我很开心。

我知道,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我们已经有个正式的用户体验工程师了。

这种事情,在创业的历程中数不胜数。

上市公司的二次创业

如果把企业的融资当成一个节点来说,9年时间我只经历了三四次。

09年第一次拿到风险投资,每隔几天要去帐号里面看看钱在不在。

不过,这种快乐很快被现实的营运压力掩盖。融资进来的钱是需要花出去的。招人,定产品,买服务器,租办公室,每一件事情都足以掩盖百万美金带来的快乐。

到了2010年,公司融资千万美金。高兴了一个星期,不过再也不会经常去看银行账号了。

后来公司和久邦数码合并,我也换了一个身份,成为了公司的首席运营官。我也参与了公司在美国的上市过程。

blob.png

美国敲钟的喜悦没有持续多久,就被日常繁杂的事情围绕。我频繁往返广州和旧金山之间管理收购的美国团队,纽约香港也需要经常向投资人介绍公司。学习任务比当年背单词要更加紧张。

不过,这不是我当年想要的吗?

因为上市,公司的业务被聚光灯笼罩。市场知名度得到提高的同时,也遭遇到了更多的同行竞争。作为国内第一家独立在美国上市的移动互联网企业,我们也经历了非常艰难的业务转型。

为了能够找到和企业共同发展的员工,我花了很多时间全国各地招聘人才,有一年大年三十,我在外地面试一位同事。赶回广州,已经是大年夜时间了。不过,每次成功引入人才带来的那种成就感,成了这几年创业历程中最让我幸福的事情。

在广州,影响世界

经过了短暂的调整,久邦数码在2016年重新变成了全球最大的手机工具软件开发商,也成为facebook全球最大的合作伙伴。

2016年国庆节,我回到了英国,参观了我当年的那个寝室。15年的时间里面,英国一点都没有变,我们改变了太多。路上看到了更多的黄皮肤,原来觉得贵的东西现在觉得很实惠。英镑对人民币的汇率从原来1:15变成1:8,我们人均收入却翻了好多倍。公司的业务遍及全球,我们在英国也有自己的分公司。

blob.png

那天,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感到特别自豪。

2016年,我的大家庭从上海迁到了广州。我也得到了广州绿卡,编号是008。我成新广州人了。

从我办公室望出去,对面就是广州的最高楼东塔,据说是全球最高的十栋办公楼之一。15年前,这里是一片荒芜。

blob.png

15年,中国从一个贫困落后的国家变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久邦从一个创业公司,变成了全球最大的手机工具开发商。

blob.png

Facebook的首席运营官Sheryl Sandbuerg送了我一本书,书名是『Lean in』,往前一步。

blob.png

我感谢当年多走的那一小步,让我的青春赶上了中国发展的快车道。

我对这个城市有信心。我对这个时代有信心。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