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行业动态>产业要闻> > 正文

“文物保护要抢时间”

分享到:

近年来,广州加强了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骆昌威 摄

  农家书屋荒废了好几年,到底怎么回事?没有评为文物的历史建筑,怎么抢救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该向何处寻找一方创作和展示作品的地方?1月15日,广州市文广新局(版权局、文物局)党组书记、局长陆志强做客由广州市纪委主办、市党廉办和市直机关工委承办、广州广播电视台协办的《作风建设在路上》节目,回应了文物和历史建筑保护、非遗传承等热点问题。据了解,广州进行文物普查后,文物线索由原来的几百个增加到三四千个,陆志强表示,将加强对未评级文物线索的预保护,私人文物也可申请文物保护专项资金。

  农家书屋建好却荒废多年  建议利用互联网加强管理

  广州对乡村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进行了建设,已建成城市的10分钟文化圈和农村的10公里文化圈,根据要求,乡村文化建设要求建成不少于200平方米的文化室,藏书量不少于1500本的图书室。然而,从化区鳌头镇车头村的村民却反映,村里的农家书屋在村干部换届选举后,大门紧闭,已经好几年没有开放,以致村里的学生根本不知道还有农家书屋存在。帝田村村干部则反映,村里每年都要补贴不少经费运营文化室,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

  从化区文广新局局长何少强表示,从化改区后加大了对文化的投入,广州市文广新局给予了400多万元的投入。但他坦陈,村里在使用文化室时会将其功能和其他功能混同使用。何少强说,他们会对农家书屋进行巡查,但可能会存在巡查不到位的情况,接下来会对图书馆和文化室加强考核,并对文化干部进行培训。

  “好几年没有开馆,我们的同事都不知道,这就证明我们的管理不到位。”陆志强表示,文广新局将解决监督管理的问题,并继续加大投入,同时要求专款专用。他还建议发动社会力量,鼓励志愿者参与文化室管理。

  陆志强说,一些乡村图书馆中图书的配置和当地民众的需求有差距,导致使用率大大降低。从2017年起,广州市文广新局开始探索由“图书馆+企业+社会力量”举办图书馆,在图书供应上更加尊重当地需要。今年,将先进行30个图书馆的探索,取得经验后,逐步推广,尤其是在北部山区优先推广。

  针对上述问题,廉洁人民观察员陈舒认为,在互联网时代,如果还要靠人工去巡查,已经落伍了。“实际上,互联互通后,这个社区的图书馆一个星期都没有跟总的网络进行连接,一下子就会发现问题的。”

  对文物线索进行预保护

  蚝壳屋是广州的特色建筑,冬暖夏凉。昔日海珠区小洲村有100多座蚝壳屋,如今仅剩下2座。其中的一座蚝壳屋,年久失修,岌岌可危,不仅如此,它旁边的邻居要建设新房,危及蚝壳屋的保护。后来,在多方努力下,邻居的建筑才后退了20厘米。现在邻居的新房和蚝壳屋之间仅有60厘米的通道,仅容一人通过。建筑保护专家对此感到很无奈。

  海珠区文广新局局长吴天军回应称,这间蚝壳屋年久失修到了必须维修的阶段,海珠区采取了建设性的办法,由业主和区的国资部门签订了长期租赁合同,并在去年8月进行了修缮。在了解到蚝壳屋邻居建房子会影响蚝壳屋后,海珠区有关部门与邻居进行了沟通,最终邻居同意退后20厘米。海珠区文广新局还派出文物专家监控施工,施工完成后,经过论证,邻居的建筑没有对蚝壳屋本体造成任何伤害。

  陆志强说,广州市对文物进行普查后,文物线索由原来的几百个增加到了三四千个。蚝壳屋就是一个文物线索,但由于还没有对其定级,在保护的刚性上就没有定级的文物那么高。另外,对于私人业主的文物,如果业主无力修缮,也可以申请文物保护的专项资金进行修缮。

  建立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馆

  广州市民李笑玲从2003年起从事剪纸艺术,她的女儿和丈夫也都投入到这项工作中。然而,每次创作大型作品时,因为没有足够宽敞的地方存放作品,无法及时装裱,导致作品卷起来,最后只能丢掉重做。李笑玲说自己有一个“奢侈的梦想”,就是找一块宽敞的地方进行创作,展示存放作品。

  陆志强说,李笑玲的梦想“不奢侈”,完全有能力办好。陆志强说,现在广州市文广新局设立了物质文物遗产处,同时也成立了工作领导小组,并出台了保护非遗的方案。南越王宫前的铺位也都不用于商业,全部交给越秀区做非遗展示;荔湾区也在公园里面盘出很多物业打算做非遗的文化产业园;海珠湖的文化馆新馆里面也留有相当大的非遗工作室。“现在有一个好消息,荔湾区已经建成3000多平方米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馆,我们剪纸大师所说的奢侈梦想,都可以在这些空间里面实现。”

  “文物保护要抢时间,对传统工艺、传统手艺也要抢时间。节目结束以后,我们马上跟李老师家人或者本人取得联系,收藏她的作品。”陆志强说,广州还有很多执着于传统文化的人,他们要全面摸查,在今后建立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展示馆、工作站分配时要一并考虑。

  观察员点评

  廉洁人民观察员陈舒认为,文物保护要“抢时间”,既要跟风雨这种自然破坏抢时间,也要和人为破坏抢时间。广州有很多文物散落在民间,现在城市更新又很快,很容易一推就倒。一定要把好文物保护下来。

    陈舒说,我们的社会已经进入了转型期,过去人们可能更看重经济问题,现在也很重视文化。广州的文化传承有很好的基础,传承更重要的是下一代。她说,如果有人愿意跟传承人学习传统手艺和工艺,经济上应该给予鼓励,让他们觉得做这一行有前途。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林霞虹  通讯员邓骄阳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