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行业动态>产业要闻> > 正文

广东美术馆恢复开放后首个展览

分享到:

之所以以“花语@春风”为恢复开馆后首个展览,广东美术馆馆长王绍强介绍说:“这是一个年度大展,策展上下了很大功夫。”“花语@春风”标题颇有新意——将清代袁枚的诗句“春风如贵客,一到便繁华”,用互联网的语言方式进行了当代化阐释。

走进展厅,更是惊喜不断。一楼廊道上的互动影像装置作品《飞鸟集》,以雀跃的鸟语春声将人带到欢欣的氛围中,而后,《师说:启初如荷》《云镜系列》等装置作品,又将大家带到关于春水春山春日的多维度想象中。同时,四个展厅的主题词边上又引用了中外四位诗人的诗歌段落……在这样的情境里去赏读赵少昂的《海棠小鸟》、赖少其的《百合花》、方人定的《花市灯如昼》等名家大作,那种传统与当代交汇的感觉,独特又美好。

所以,这一广东美术馆建馆以来的首个花卉主题展,跟当下羊城的无尽春光可谓互为呼应。

师说.jpg

《师说:启初如荷》张德峰

展品时间跨度长达两个世纪

王绍强告诉记者,地处花城的广东美术馆,建馆二十余年来,荣幸收藏古今中外众多艺术佳作,不乏以花为题的优秀作品,譬如像岭南大家陈树人柔和匀静、诗意盎然的中国画《梅花》,又譬如延安木刻重要代表人物力群的套色木刻版画《春到山区》……既有艺术史上的经典佳作,又有关照现实的当代探索,更有迎春剪纸这种来自基层美术工作者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留存。

而华夏民族爱花,尤以岭南人为甚。“广州夏长冬暖,得天独厚的气候与人文环境孕育出了丰富的民俗‘花’文化。早在西汉时期,汉武帝就曾从广州引进桂花、凤仙花、菖蒲等在长安种植,这是关于广州花木进京的最早记载。五代南汉时期,广州芳村‘花埭’闻名遐迩。”

另外,近代岭南“二居”,以撞水撞粉之法,开创岭南花鸟全新局面。纵观中国绘画发展历程,花鸟画不仅自成一套独特的审美体系,更融汇着取法自然的东方哲学。因此,广东美术馆特邀北京画院副院长吴洪亮作为策展人,以广东美术馆馆藏花木作品为基础,同时引入包括雕塑、装置、互动多媒体在内的当代艺术作品,时间跨度达到两个世纪,并将具有地方特色的各种花艺活动带入美术馆,给观众带来一个“花花世界”。

“花语@春风”,可谓是万物复苏的大地上最美妙的窃窃私语。吴洪亮在前言中写道:“1971年,当汤姆林森将@作为分隔符发出第一封电子邮件时,这个符号就被赋予了‘关联’的意义。在今天的社交媒体时代,@意味着专门的问候,在公开状态中建立起更为亲密的私人联系。在此展中,@成为一个具有时代特征的链接方式。”

而无论是过去还是今天,对广州人而言,花就是日常。所以,广州美术学院陈侗老师表示,看到方人定先生的《花市灯如昼》,非常感动。“1956年的作品,放到现在来看,依旧贴切;花市的温馨、美好,历经半个多世纪,没有改变。”

多媒体高科技介入,鸟飞花开墙上漾清波

王绍强表示,“花语@春风”希望通过当代的、多媒介的、高科技的方式,让年轻人在与科技的互动中,增进对传统的了解;让年长者在欣赏笔墨的同时,关注到艺术媒介的变革。

在廊道一侧由费俊创作的大尺寸的互动影像作品《飞鸟集》,营造了中国宋代花鸟画的意境,笔墨传统,花卉逼真,但在呈现方式上是通过数字化技术合成的长卷,更有趣的是,感应装置很给力,画面与人之间有着强大的互动性。王绍强说:“人在画面前移动,画卷中的鸟儿就会飞落到观众所站的位置附近。画面上的天气感觉也会随着实际的情况发生变化。外面刮风下雨画面上就会雨雾迷蒙,外面阳光明媚画面上就会风和日丽。”

第一展厅里由张德峰创作的《好山好水好地方》《师说:启初如荷》《静思》几件装置作品,也特别吸引人,可谓石上生荷花,墙上漾清波。王绍强介绍道,在题材上,这几件作品选取的是传统文人画中经常表现的自然主题,在技术上采用的是传统的景泰蓝工艺,营造的意境也是东方式的、婉约、向内,如梦如幻。但整个作品又是非常具有当代性和视觉冲击力的呈现,荷花不是画在宣纸上的荷花,而是被表现在石头形状的雕塑上,加上作品背后水波荡漾的影像,整个作品视角非常当代。

而在第一第四展厅之间呈现的装置艺术作品《云镜系列》之一,有如七彩祥云徐徐飘落花间湖畔,大大拓展了展览指涉范围。作者何岩青告诉记者,过去他参加的都是当代雕塑展,这是作品第一次与传统绘画同场亮相,很有挑战性。据他介绍,这个系列的作品都是用亚克力和不锈钢创作的。“亚克力脆弱而又纯净,能充分展现云的感觉。不锈钢上做了一些肌理效果,仿佛云无心的投影。”

岭南精神绽放纸上,本土气息丰富细腻

这次展览中,广东美术馆也特别呈现了一部分与岭南文化和传统具有很深渊源的作品,譬如陈树人的《梅花》。

陈树人是岭南画派的创始人之一,他的这张《梅花》不仅是对文人传统的回应,同时也与岭南画派、本土文化以及他的个人经历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

meihua.jpg

《梅花》 陈树人

“很多人都知道,在二十世纪前期,岭南画派创始人‘二高一陈’及易石公等人,结成‘梅社’频繁进行艺术活动,这也是当时岭南影响力最大团体之一。梅社的命名不仅与他们种下的漫山梅林的自然景观有关,更与梅社的宗旨以及梅花象征的高洁、坚贞的文人精神相联系。在这个展览中呈现这张作品,让观众与岭南传统中关于花所蕴含的精神文化内涵有更多链接,赋予岭南人更多人文的、审美的、精神的内涵。”王绍强道。

另外,方人定先生在1956年就创作了《花市灯如昼》,表现的是新春逛花市的习俗。画上可见桃枝、月季、蔷薇、金桔等盆栽花卉。王绍强表示,方人定把中国传统仕女画的技法与日本绘画的技法结合表现人物,同时又通过背景的虚化突出画面中两位正在挑选花卉的女性人物,传达着浓浓的本土文化和生活的气息。

huashi.jpg

《花市灯如昼》 方人定

除此之外,广东美术馆还收藏了不少近现代名家的代表作,例如黄永玉的《草书白荷》,广受好评。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江粤军

 
  二维码